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谁有吞吐460亿度电的胃纳刍议中国电力市

2018-11-06 21:58:11

谁有吞吐460亿度电的胃纳 刍议中国电力市场改革_()中心

世界并不缺油,当前“油荒”更多源于市场而非资源。这是在上期笔者所主持石油专题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的论述。

毋庸讳言,前一时期石油需求的高速增长,是基于国内经济过热,以及柴油发电机(电力短缺导致电荒之缘故)的广泛使用。但是,今年电力增长速度已严重出超于需求的增速,可谓是不争的事实,发电过程中石油产品的消耗也已经出现大幅下降,这从另一个层面佐证了陈凤英有关石油问题的相关判断。

林林总总的事件,随着11月之初发电行业的巨无霸——中国三峡总公司其几位高管以解决“三峡电力的消纳问题”为由,对国家电公司的造访,使得一个为业内议论已久的担忧终浮出水面:电荒行将终结,它较之前行业内普遍(2006年底)的预计要来得更早一些,它的出现似乎更是一种曾经不平衡的逆转——电力供大于求了,它否会给举步维艰的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带来了更大跌宕中的变数和阴影?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明年至2010年五年间,三峡电站预计累计发电量将出超原计划达近460亿度之多。在《华东电2005年10月直调系统信息》以及电监会相关人士的佐证下,实际情形显示出,电荒行将终结的征兆已经在今年年初就开始显现了。

自2002年开始的电力体制改革进展缓慢是业内普遍的共识,这固然与彼时在电力短缺和发电巨头跑马圈地的双重刺激下,电力建设(从2002年底开始的)出现了一轮前所未有的“大跃进”有关,但也未尽如此。

水、电、煤、油、气、土地这五大类资源都不同于一般的资源,因各自所具有的独自特性,诸如战略物资的归属性等,使其所兼具的垄断性特征明显。由于相关政府部门以核准制的方式,掌控了这些资源的价格定价权,由此出现了一些类资源的相关产品价格远低于国际水平的现象。换言之,是由于相关政府部门握有这些关键资源的生杀予夺大权所致。

实际上,资源价格是一个基础性价格,要完善市场经济,资源价格理应放开,因为它决定了产业链中下游产品的定价基准。但若以资源价格理应放开为发展、完善市场经济或许的必由之路而断言,似乎的曾经(2001年之初,美国加州连续发生了两次大面积的停电),特别是包括加州电力市场已过分依赖自由竞争来提高市场效率,将电能和输配电服务看作是一般商品,减少管制,刻意“反垄断”的种种努力的结果,好象并不完全支持这种判断。

电力商品就其自然属性而言,其具有瞬时性和公益性性极强的特点……简而言之,在对其回归市场经济轨道的综合设计中,简简单单地视其为一般竞争性的市场,显然是有失偏颇的,加州电力市场曾经作法对此予以了明示,但加州电力改革在市场机制和政府管制(电力市场监管、保持发电装机容量适应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维护电的安全稳定运行等方面)之间寻找平衡点的的路径探索是不容罔视的。

有鉴于此,就诚如2002年3月,国务院发布的,被业界习惯称为5号文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中提出电力体制改革总体目标的几条所言……构建政府监管下的政企分开、公平竞争、开放有序、健康发展的电力市场体系。“目标”陈述应该说是条缕清晰,但在我们的监管下的改革,好象与加州的结果并无二致。

依专家之言,由于自2002年底开始的电力建设(一轮前所未有的)“大跃进”,从2002年开始到2007年,中国在建和投产的装机容量将超过2亿万千瓦,买方市场肯定的出现将使行业面临困境,其可能会带来金融和社会风险。但他明白无误地指出:“损失的都是国家”。

改,惟有改。从宏观的视野下,做系统、致密的思量;解决经得起历史拷问的具体(诸如三峡电力的消纳、我们自己的准加州停电等)问题。

允许试错,但容错需要看成本,但凡此种种如上的“大跃进”,恐大家难荷其重了,因为我们都难以面对历史的问责。

电力改革正在恶性循环中徘徊当前的电力投资热潮也并非建立在对未来需求科学预测的基础上这已然成为业界及学者们的共识。

而近来美国能源基金会一位电力方面专家提出的电力需求侧管理似乎已获专家们的一致认同:其是促进电力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但需求侧管理能否将中国的电力改革从目前的恶性循环徘徊中拯救出来?

电力改革专家、首都经贸大学刘纪鹏--

电力改革 不应 改体不改制

就目前看中国电力行政性垄断的本质不仅没有打破,而且有进一步加强的趋势。

2002年的电力改革虽然实现了拆分国家电力公司的目标,但事实上,由于电力项目和电价的审批都是在政府有关部门,中国电力垄断的根源是在于行政性垄断。因此,尽管拆分了国家电力公司,但是却仅是 改体不改制 。

中国能源首席执行官韩晓平--

建立电力市场交易机制

我国电力投资的多少不是由供需双方决定的,而是由一个第三方的机关设计和决定的。

解决短缺与过剩恶性循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建立电力市场交易机制。如果没有有效的电力交易市场,那么就无法获得规划和投资决策时所必需的数据。没有了科学客观的数据基础,任何部门企图对需求形势进行准确判断都只能是缘木求鱼。

国家发改委宏观院能源所周伏秋--

需求侧管理大有可为

电力改革正在恶性循环中徘徊其原因就在于电力供给与需求之间缺乏有效的联动机制,当前的电力投资热潮也并非建立在对未来需求科学预测的基础上这已然成为业界及学者们的共识。

近来美国能源基金会一位电力方面专家提出的电力需求侧管理已获专家们对其作用比较一致的看法:即实施电力需求侧管理是促进电力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但其能否将中国的电力改革从目前的恶性循环徘徊中拯救出来﹖无论是从现状还是发展的角度看,需求侧管理都大有可为。尤其是在缓解当前电力供需矛盾方面将扮演重要角色,这一点侧管理不仅仅是应对短期电力供应紧张的权宜之计,更是有效缓解中长期电力供应压力、支持满足经济翻两番的电力需求的战略性措施。

目前我国终端用电效率低下,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明显差距。差距意味着落后,但同时也意味着从实施需求侧管理、提高终端用电效率的角度来促进电力可持续发展将大有可为。

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刘树杰--

需求侧管理 需政府助推

重要的是,在电力重组背景下,如果没有适当的经济激励政策支持,需求侧管理的主要行为方--电力公司将缺乏投资需求侧管理项目的内在动力。

需求侧管理涉及多个利益主体,包括电力公司、能源服务公司、节能技术/设备拥有者、电力用户、金融机构等,客观上需要有一个各方认同的客体来有机协调各方利益,使各方利益都得到维护和满足,如使电力公司降低预期的运营成本、使能源服务公司等需求侧管理项目实施中介获得合理收益、使电力用户减少电费支出等,如此才能充分调动各方参与需求侧管理实施的积极性,这一角色非政府莫属。

防爆车价格
电解电容厂家直销
负压风机安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